浮白君

如你所见。

也许曾在残阳的灰蓝天空下,飞奔着赴最后几秒钟绿灯。三月的春寒尚还料峭,远方大厦的玻璃墙反射出一片金辉,熠熠生光。鳞次栉比的高楼排向天边,霓虹灯闪烁不倦。天桥上俯瞰这一切,车的猩红尾灯聚在一处,描了一尾长龙。树木枝桠枯哑,是蓝天中最繁复芜杂的花纹。蓝绿金辉混在一处,占据路口一角,延伸去了几百米,汇成繁华都市的模样。车水马龙奔流,地铁站的惨白灯光夺目。它已经拥有上百年的历史,但是这并非是一个适宜谈论风花雪月死生白头的所在。人们在行走,匆忙而并不在意沿途的风景,高跟鞋叩地的声音短暂而急促,一边未绝一边又起,与皮革质地交相辉映。倦鸟掠过树顶,或许是因为到了饭点,小区里没了穿惹眼衣服的孩子肆意尖叫,没了大人们担忧的斥责。一切静了下来,唯树木的枯枝于沉默中伸向远方。这是六点半的北京,于归途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