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白君

如你所见。

水边有象群翕动了长鼻

荷花初绽在浅浅的池塘

巨树岁晏是绮丽的金黄

孔雀灵宫的天永远没有阴霾

巫女日夜不倦吟诵信仰的歌

日光透过罅隙照亮所有角落

而远山戴青的轮廓,是永远不能企及的天涯。

岁月在此已经淹没了所有过往的悲哀。

所有的恐惧具已收服。

被神灵辜负的人们不再相信神祇。

孔雀灵宫剩下的所有,

不过是流年暗换,波澜不惊。

而我曾在这里与你一道,看过好花好景,而后将我那时所有的虔诚,献给了你。


评论

热度(1)